人人河北麻将官方客服|微乐河北麻将挂下载

近藤大介:大阪城里的中國人

近藤大介2019-06-29 17:06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近藤大介/文 2019年6月28日至29日,世界的目光匯聚在日本第二大城市——大阪。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擔任議長的G20峰會,在這座擁有880萬人口的城市拉開了帷幕。習近平主席也因為這次峰會,首次以國家最高領導人的身份造訪日本。不過,本文的主題并不是錯綜復雜的國際政治,而是大阪的歷史,以及大阪與中國人的關系。

422年前,“日本戰國三杰”之一的豐臣秀吉(1537-1598年),在古都京都旁邊的大阪,興建了日本最大的城池——大阪城,并將其發展成了一座商業城市。

豐臣秀吉原本是一個農民的兒子。后來,他不但成了日本的霸主,甚至還有了“征服大明”的妄想。1592至1598年,豐臣秀吉派遣了至少15萬士兵登陸朝鮮半島。然而,當“豐臣暴卒于大阪城”的消息一出,這些早就對豐臣秀吉的“妄想”滿心懷疑的士兵們,如鳥獸散一般逃回了日本。

豐臣秀吉死后,其部下德川家康(1543-1616年)統一了日本,并將國都遷到了江戶(今東京)。日本的歷史就此進入了江戶時代(1603-1867年)。

與舊主豐臣秀吉不同,德川家康非常重視修復日本與明、以及與朝鮮的友好關系。而大阪也在江戶時代,成為了日本最大商業城市。

1868年,日本明治維新開始之后,大阪由商業城市逐步轉型成了有著“東洋曼徹斯特”之稱的工業城市。截至昭和元年(1926年),大阪已經成為了人口總數遠超首都東京的“世界第六大城市”。

第二次世界大戰(1941-1945年)期間,因為遭受了美軍原子彈的轟炸,整個大阪的1/3化為了灰燼。但在戰爭結束之后,大阪竟然奇跡般的恢復了原來的活氣。1970年及1995年,大阪先后舉辦了世界博覽會及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成功的再現了國際化大都市的風貌。現如今,在“中日友好”的大環境下,大阪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向前發展。

作為一個東京人,我第一次去大阪,還是在我考上大學那年的暑假。對于當時在大阪感受到的那種強烈的“文化沖突”,我至今仍記憶猶新。那種感覺,和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北京人第一次去上海時的感覺一樣吧。

首先,我非常不習慣大阪的餐食。烏冬面幾乎沒有任何味道。我只能靠拼命加醬油才能勉強下咽。走在路上,到處都能看到一邊走路一邊吃東西的人。而且,他們走路的速度太快。

其次,我特別不理解,為什么大阪人說話的時候,聲音會那么大。記得有一次,我在大阪坐地鐵。我抓著扶手,站在了車廂的中間。中途,有兩個高中生打扮的女孩子上了車。看樣子,她們應該是同班同學。上車之后,其中的一個女生坐在了我面前的座位上,另一個坐在了我身后的座位上。接下來,兩人竟然完全無視我的存在,玩起了“隔空對話”。在其他人看來,坐在我面前的女生,好像是在大聲的和我說話。其實,她是在和坐在我身后的女生聊天。坐在我身后的女生,似乎是在對著空氣自言自語。其實,她是在回應坐在我面前的女生。而在這兩個女生看來,我這個大活人只是個“透明人”。所以,我憤憤不平的在心里嘀咕:這要是在東京的地鐵上,絕對不可能出現這么沒有禮貌的對話。

所以,在那之后的25年里,我絕不會主動去大阪。

后來,我被調到了公司在北京的分公司工作。三年后,我又被調回了東京總部。大概2015年左右吧,在大阪電視臺的邀請下,我幾乎每個月都會去大阪參加一檔談話類節目的錄制。節目的話題大多和中國人有關。比如:如何和中國人打交道、中國人喜歡買什么、中國人的心理等等。很顯然,大阪節目的主要目的,就是幫大阪人應對數量不斷增長的中國游客,讓我談一談在中國工作時的所見所聞。

伴隨著節目的錄制,我突然發現了,大阪人似乎就是“說著日語(大阪方言)的中國人!”與此同時,我也發現自己對大阪人的那種“不適應、無法融入”的感覺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竟是“親切感”。

比方說:東京人比較喜歡深思熟慮、做起事來講究謹慎、規矩。而大阪人說話辦事喜歡單刀直入,并且很擅長通融和隨機應變。這種性格和很多中國人的性格非常相似。

同樣是談話類的節目,東京的節目組一定會給我一份厚厚的臺本,上面詳細寫明了我需要說的每一句話。而大阪的節目組也準備了臺本。只不過,在我的臺詞頁上只寫著幾個大字“請說點有趣的東西!”這讓我想到了幾年前在北京工作的時候。那時,我也應邀參加過中國的電視節目。錄制的時候,所有人都是暢所欲言,根本沒有什么臺本。

據統計,2018年赴日參觀的中國游客數約為838萬人。可能因為“性格相似”,其中半數以上的(455萬)中國游客去了大阪。以致大阪的“受歡迎度”超過了東京和京都。途牛旅游網也發布了“中國游客最喜歡的日本景點排行版”,排名榜單前兩位的分別是:大阪城公園和大阪環球影城。京都的金閣寺、東京的淺草寺以及富士山分列榜單的第3至5位。

事實也是如此。最近,我每次去大阪出差,都會因為身邊很都是中國人,而誤以為自己來到了中國。就連賣章魚小丸子(大阪當地美食)的大阪店員也在用中文叫賣“章魚小丸子!章魚小丸子!”

2018年9月4日,第21號臺風襲擊大阪,關西機場被迫封閉,直至9月21日才完全恢復使用。其間,中國游客數大幅減少,導致大阪經濟出現了明顯的下滑。那段時間,我去日本最著名的百貨公司之一“大阪高島屋”逛了逛。然而,無論我走到哪一層,都沒有看到幾位顧客。這番門可羅雀的景象,讓我很難相信,2018年,高島屋憑借著中國游客的購買力,時隔66年再次成為全日本營業額第一的百貨公司。對此,大阪的經濟界人士也紛紛表示:那場臺風的到來,讓我們深切體會到了中國人對大阪經濟的支柱作用。

最近,大阪開始了新的嘗試,在位于大阪南部的西成區興建“大阪中華街”。并且,街區內約1/3的門店由中國人經營。建成后,這條街道將成為繼橫濱、神戶、長崎中華街之后的、日本境內的第4條中華街。

目前,居住在大阪市的外國人超過13萬人,居住在大阪生野區內的外國人比率約為22%。去年,大阪市新增外國居民6393人。預計20年后,20%的大阪常住人口將為外國人。而在這些外國人中,中國人的比例無疑將會位列首位。

回顧歷史,我們不難發現:大阪以及大阪附近的奈良、京都等地,自古以來一直有大量的中國人居住。而這些人主要是擁有大型船只的影響力階層以及富裕階層。由此看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居住在大阪”似乎并不是什么新趨勢。

日本《現代周刊》副主編
人人河北麻将官方客服 黑龙江时时规则 1元入场棋牌捕鱼app qq票秒速时时 北京比赛pk10直播开奖 不倒翁投注法的效果 即时比分足球赛比分直播 时时彩后二固定码 9码倍投方法 旭彩网快3怎么样 98开奖网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