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河北麻将官方客服|微乐河北麻将挂下载

《哪吒》:用新情感重塑一個老故事

嫣然2019-08-01 20:09

(圖片來源:壹圖網)

嫣然/文 《哪吒之魔童降世》(下文簡稱《哪吒魔童》)正在創造中國動畫電影的多個奇跡:豆瓣上最高的開畫評分、票房上最快的破億記錄……誰都沒想到今年不溫不火的暑期檔被一部國產動畫電影拯救了,這個號稱史上最丑的小孩,讓觀眾在電影院里又笑又哭。寫這篇文章的時候(7月30日),該片票房已經過了10億,成為票房最高的國產動畫作品,甚至有望進入中國電影總票房前十。

這部影片最大的看點是對傳統哪吒形象的結構和重塑。片中哪吒一改靈珠轉世的正面形象,變成了魔童,長得丑,有破壞力,百姓都懼怕他,從小被關起來,沒有朋友、沒有同伴。但最后,魔童卻成為了拯救陳塘關的大英雄,百姓們自發對其下跪道謝。

導演說影片的主旨是面對偏見的人生如何打破偏見以及“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對命運的不妥協和反抗。這樣的內容和導演餃子(原名楊宇)本人的經歷很像。楊宇并不是動畫相關專業出身,大學學的是醫藥專業,自學動畫,2008年獨立制作動畫短片《打,打個大西瓜》驚艷國內動畫行業。該片畫面并不精良,甚至頗為粗糙,可是內容卻有趣又有深度。導演用十分戲謔且易懂的方式,講述了他對戰爭的看法。該片參加了多個電影節,都獲得極高的贊譽。

非科班出身的身份卻有想做動畫的理想,付諸努力并得到回報,是導演對自己命運的反抗。所以《哪吒魔童》中,哪吒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口號也是導演向世人發出的吶喊。這種發自肺腑的聲音可以激起觀眾心靈的火花,引起觀眾對自己不公平的命運的反抗,但導演并不是在空喊口號,因為他自己實現了命運的逆轉,片中哪吒實現了,那影院的觀眾也可以為之努力。

契合當下的情感敘事

大部分喜歡這部影片的觀眾,都覺得影片“燃”到了自己。這份燃,在2015年夏天也有過一次,那時點燃的是大圣。《大圣歸來》(下文簡稱《大圣》)在當時也創造了多個國產動畫的奇跡,就單拿票房這一點來說,近10億的成績成為動畫電影的天花板,直到此次《哪吒魔童》問世。在這之前,中國動畫電影票房一直在3000萬-6000萬區間徘徊,只有羊和熊(《喜洋洋》《熊出沒》)得到過破億的成績。但羊和熊不管成績多好,都無法作為中國動畫的代表,觀眾會對其內容和故事的低幼化、無腦化等多方面進行批評。

《大圣》的故事并不復雜,就是講大圣幫助一個小孩打敗妖魔的故事。但為什么《大圣》可以做到這樣的成績?核心還是一個“燃”字。大圣對自我的認知,對自己責任的承擔,最后沖破枷鎖找回“自我”,這種情緒會深深的感染觀眾。尤其是成年觀眾,對影片中大圣一開始的逃避感同身受,也對最后的覺醒心存敬佩。觀眾的情緒被帶動,自然會有良好的觀影體驗,自來水就是這么形成的。

電影被稱之為第七藝術,但其實是藝術性、娛樂性、工業性三者并存的。對于普通觀眾來說,娛樂性是最重要的。觀眾是否喜歡一部電影,評判標準往往是這部作品是否打動自己,或哭或笑或感動,情感有了共振就是好片子。觀眾不太會在意影片的燈光、攝影之類的技術問題,甚至故事都不是最重要的。故事的好壞標準不是是否工整合理,而是動人。

所以當今電影創作最重要的是“三情”——情感、情緒、情懷。三者有一,就可以摸到成功的大門了。縱觀這幾年的爆款,比如《戰狼》、《我不是藥神》、《流浪地球》,動畫中的《大圣歸來》、《大魚海棠》、《白蛇:緣起》及現在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都是如此。并不是說他們故事不好,而是和觀眾在情感上引起共鳴之后,影片的一切瑕疵都不再重要了。這也是一般來說喜劇的成績會比正劇好的原因,能讓觀眾在電影院里酣暢淋漓地笑120分鐘,必然是一種成功。

情感共鳴需要分時分地,契合當下很重要。最近幾年在高票房的片子中,國產的比重越來越大,好萊塢的影片越來越難以獲得好成績,動畫片尤為突出。不管是好萊塢還是日本,進口的動畫電影在國內市場能拿到4億就算非常好的成績了,遠遠不及《大圣歸來》。原因就是情感共鳴問題。國情不一樣,觀眾的生活和感悟也完全不同,美國人拍的情感已經非常難打動國內的觀眾了。

國際上成熟的電影市場,影片票房都是國產高于進口影片,畢竟只有本國的創作者才能知道本國的觀眾最需要情感宣泄的是什么。但好萊塢的厲害之處在于聰明的規避這個問題,他們拍攝的大多是普世情感,追求不同文化不同信仰不同語言的人都可以看得懂并且理解的情感。所以,好萊塢的影片多是親情友情愛情、個人成長、個人英雄主義和大無畏的犧牲精神。這樣的情感必然會公式化和套路化,所以,很多觀眾在看《玩具總動員》《獅子王》的時候會覺得沒意思。

好萊塢追求的是全球化的收益,發行幾乎涵蓋所有國家和地區,每個國家地區有一點收益,匯總起來就是不容小覷的成績。對于動畫來說,長久的收益更重要,一部作品如果能播50年都被觀眾喜愛,那帶來的其它收益(比如衍生產品)就更加可觀了。但對于當下的國內觀眾來說,這種不痛不癢的普世情感遠沒有哪吒對命運的反抗吸引人。

向個人敘事轉變的解構和重塑

讓我們再說回《哪吒魔童》,這部影片讓我覺得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哪吒和敖丙的“雙生子”的設定。哪吒打敖丙是哪吒鬧海整段故事的起因,導演非常大膽的在這上面進行改動,把哪吒和敖丙設計成兩顆同時誕生的靈珠轉世,但一個天生為善一個生來為惡,兩個人像陰陽兩極。有意思的是,天生善的靈珠給了邪惡的龍族一方,而生來為惡的魔珠給了代表著善良一方的李靖的兒子,就是主角哪吒。所以,兩個主角哪吒和敖丙一直都處于自我認知的漩渦中,身為龍族的三太子一直熱衷做善事,而身為總兵大人的兒子卻被百姓討厭和躲避。兩個人最后的決斗也就順理成章了,繞了一大圈回歸到了原作故事的脈絡中。

“陰陽雙生子”的設定在其它作品中也經常可以見到,比如《灌籃高手》中的櫻木花道和流川楓,《火影忍者》里的鳴人和佐助,古龍小說《絕代雙驕》的花無缺和江小魚,金庸小說《射雕英雄傳》中的郭靖和楊康。這種雙生子異同的身份錯位,就是拉康所說的“鏡像理論”,是自我認同的重要方法。《哪吒魔童》中的這種雙生設定還有一對,就是哪吒和敖丙的師傅——申公豹和太乙真人,所以影片對于身份的認同和討論更加復雜,也更加有戲劇性。

哪吒的故事雖然出自封神演義,但傳承并不廣,遠沒有西游記的故事耳熟能詳。在中國,只有南方閩臺地區有供奉哪吒為神的習俗,北方大部分地區哪吒的形象并不常見。我們所熟知的哪吒長相和故事版本,都來源于1979年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下文簡稱美影廠)拍攝的《哪吒鬧海》。《哪吒魔童》中哪吒的造型雖然用丑來解構,但還是能看出出自美影廠的《哪吒鬧海》,哪吒梳著兩個發髻、留著齊劉海、穿紅色的肚兜、額頭有印記。

美影廠的《哪吒鬧海》最重要的功績是定義了“哪吒”這個形象,也定義了哪吒的故事。

原著《封神演義》有點接近于傳奇話本,講武王伐紂時期的神話傳奇,里面很多人物和故事并不符合現今觀眾的觀看習慣。很多人物做事情并沒有足夠充分的理由,作者只是告訴讀者這個人那時候做了一件什么有趣而厲害的事情,并不考慮邏輯關系,解釋不通的時候,就用宿命論來解釋,全書的所有動機都是天命。

原著中,哪吒就像一個家長管不了的熊孩子,到處闖禍,闖了禍還有師傅太乙真人罩著。最后實在兜不住了,太乙真人給他建議,為了不連累父母才削肉還母、剔骨還父,事后托夢與母親讓其建個廟給自己供奉香火,這樣自己就能復活了。怎么看都不討喜,也不像個正面人物。原作中,太乙真人如此包庇到處惹禍的哪吒,理由是哪吒有幫助武王伐紂的天命,周有滅商的天命。

美影廠的《哪吒鬧海》把這段故事改的邏輯清楚有血有肉,哪吒為什么要打龍王三太子,因為龍王魚肉百姓,抓童男童女。美影廠改編這個故事的時候帶著很強的時代烙印,故事中的哪吒有一種古希臘的悲劇英雄氣質。哪吒的自盡沒有誰有錯。哪吒的世界非黑即白,抓小孩吃就是壞人,不管這個壞人是誰,是壞人就要打。但哪吒的父親李靖代表了一種更高立場的外交關系,身為守護一方百姓的地方官,處理問題的方式卻是灰色的。龍王再有問題,也不能真的打死人家兒子,龍王再無理取鬧,李靖也只能通過“外交”手段解決。但這樣做并沒有“錯”,現實生活的大部分就是灰色。

所以當龍王發難,性格純粹的哪吒為了陳塘關的百姓和為難的父親,拔刀自刎,重生后脫離了親情的羈絆才可以施展拳腳大鬧龍宮。哪吒死于環境的復雜,死于信念的沖突,死于進退兩難的人性。所以這一版的哪吒,有著非常強烈的古典悲劇色彩,直通人心,那一劍也可以看成是中國動畫歷史上的高光時刻。

美影廠的《哪吒鬧海》拍攝于1979年,哪吒的原型雖然是熊孩子,但卻帶有很強的叛逆精神,天不怕地不怕,這種精神正符合當時創作者和觀眾的情感需求。新時代的人需要發出反抗的聲音,對抗舊時的思想。但這種反抗又是悲劇色彩的,不僅體現了創作者們經歷的創傷,也反應了人們對那個特殊歷史時期并不怨恨的宿命感。

《哪吒魔童》中,哪吒更是叛逆的,是反抗的代表,但反抗的不再是體制和社會,而是命運。哪吒不再對命運認命,不認可宿命論,所以才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新版的哪吒是對老版本哪吒的解構和重塑,幾乎是同樣的故事用不同方法又講了一遍,用新時代的觀點和情感去講古老的故事,這點非常像周星馳的《大話西游》系列。

美影廠的《哪吒鬧海》是宏大敘事的代表,主人公面對的是家國天下的矛盾。新版的《哪吒魔童》是典型的個人自由主義敘事,討論的更多的是自我認同問題,我是誰,我要干什么,個人命運和個人意志的討論在首要位置。

每個歷史時期都有自己的敘事主流,或者說,每個歷史階段都有一種可以打動觀眾的當世情感。日本動畫也經歷過宏大敘事向個人敘事轉變的過程。日本動畫的宏大敘事期大概是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的,地球危機、戰爭等成為動畫作品最常見的主題,時間上和美影廠做《哪吒鬧海》基本一致。

那個時期,世界經歷冷戰和核危機,人們普遍關注的都是大國博弈中人類的命運,憂心的也是作為百姓的個體生存,所以當時的諸多作品都可能看到冷戰的影子。而到了上世紀90年代,冷戰結束了,世界經濟經歷飛快發展、泡沫和金融危機,人們在意的不再是世界怎么樣、人類怎么樣,而更多是自己的生活怎么樣。

所以1997年,日本誕生了《新世紀福音戰士EVA》,作品的大設定雖然還是人類滅亡世界毀滅,但探討的核心變成了一個少年為什么要承擔拯救人類的使命,人類滅亡跟“我”何干。“我是誰,我為什么要在這里,我為什么要做這件事”一直是主角要解決的問題,不認同身份的標簽性,憑什么英雄就要被打,憑什么天選之人就不能逃避。

這跟《哪吒魔童》中哪吒的困境是一樣的,在意自己是誰,并且反抗權威,不管別人怎么說,做自己最重要。這些種種都合乎當下社會的情感困擾,就像《哪吒魔童》喊出的“我命由我不由天”一樣,完全契合了所有在奮斗路上的人們的心聲。

后大圣時代的中國動畫

《哪吒魔童》并不是一部完美的作品,它的不足和問題都很明顯,比如造型風格不統一、人物行為邏輯欠缺、內容和主題思想并不完全吻合、小品段落過多影響劇作結構等等,但這些都不重要,觀眾喜歡足以說明了一切。身為動畫從業人員,看到有這樣一部爆款動畫是興奮的。

中國動畫有著輝煌的歷史,萬氏兄弟《鐵扇公主》啟發了日本現代動畫的誕生;建國后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做的影片屢獲國際大獎,開創了水墨、剪紙等多種獨特的動畫技法,中式美學和技術震驚國際;《哪吒鬧海》在戛納電影節參展,年輕的宮崎駿最向往的地方就是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但這些輝煌都是計劃經濟時期的產物,藝術家們不計成本不計成敗才能創作出那些優秀的片子。2000年前后市場化后,以盈利為目的進行創作,讓美影廠走下了創作的核心位置。水墨動畫的成本要遠高于現今任何一部動畫的成本,工藝復雜、制作速度慢的藝術動畫完全不適合市場化需求,于是再也見不到了。

就是因為曾經的成績太過于輝煌,“國漫崛起”一直是國人心中最深的期盼。很多人覺得動畫行業是一本萬利的買賣,但事實上,中國動畫走向自由市場了之后,就幾乎沒有賺錢的。動畫制作成本高昂、制作周期長,在國外,播出環節是重要的回款方式,但在國內,傳統的播放渠道(電視臺)并不給錢,導致動畫直到播出之后都是賠錢的,需要靠其它方式來賺錢。每個制作者都在嘗試不同的方式來賺錢,結果并不理想。所以,中國的動畫進入了惡性循環,壓低制作成本來減少賺錢壓力,拼命降低制作成本必然會導致質量大打折扣,“國漫崛起”的希望變得非常渺茫。

《大圣歸來》就像一針強心劑,讓國人期盼了多年的崛起看到了曙光,也讓市場看到了動畫的力量,于是資本們紛紛投入動畫行業。誰都想做出第二個大圣,誰都想做中國的迪斯尼、中國的漫威,但動畫不賺錢這個問題其實并沒有解決。

《大圣》是個不可復制的特例,其票房大賣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多種因素湊到了一起。但其他作品并沒有這種運氣,必須靠傳統的方式來賺錢。可一直以來,動畫行業的產業鏈都沒有形成良性的循環,也沒有形成完善的商業模式。尤其動畫制作周期長、成本高,三年做不完一個片子太正常了。一個動畫電影制作周期8年10年是常態,但大部分資本沒有耐心等這么久,投資一部動畫的錢可以投拍三部真人影視,做一部動畫的時間能做至少十部真人影視。被《大圣》吸引來的資本發現賺不到錢就紛紛撤離,這些資本并沒有為動畫行業帶來什么,反而留下一地雞毛。

電影也是生意,而動畫在這門生意中非常弱勢。現在《哪吒魔童》爆了,比《大圣》還要爆,一定又會吸引一批資本進入到動畫行業。好的方面是,資本的進入會給行業增加很多機會,會讓像餃子這樣的導演可以有機會拍自己的作品,有機會實現夢想。

但令人憂心的是,可以預見,這次的資本熱潮會高于從前,但在行業沒有良性循環的情況下,大量的資本涌入,資本要盈利,行業必然會被資本綁架,創作上會有順應市場的要求,“行業規則”上也會隨之改變。

另外,這次《哪吒魔童》除了內容上有亮點的地方外,營銷上的成績也非常顯著,宣發公司在控制口碑上下足了工夫和成本。好的影片也需要好的營銷,但這種營銷手法是大資本的手段,小公司沒有實力和成本去做這樣的工作,小公司的創作空間和生存空間仍可能會被剝奪。

希望這次《哪吒之魔童降世》可以帶來真正的“國漫崛起”!

(作者系動畫制片人、編劇、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客座講師)

人人河北麻将官方客服 河南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体彩p3试机号今天晚上 为什么蛙来哒赚钱 e球彩常用奖金表 芒果资讯阅读赚钱 海南飞鱼游戏 多乐彩计划 彩虹新时时彩计划软件 重庆快乐十分怎么玩 我的做号方法保证出组六必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