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河北麻将官方客服|微乐河北麻将挂下载

鄧小平的遺產:建設一個開放的中國

黃鐘2019-08-22 11:43

 
 

編者按:今天(2019年8月22日)是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誕辰115周年。

如今的中國經濟已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這一切都得益于鄧小平開啟的改革開放之路。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經濟增長。

在這一個特殊的日子,我們重新刊發經濟觀察報紀念鄧小平的系列報道,以饗讀者。

 
 

經濟觀察報 黃鐘/文 鄧小平去世22年了。

彈指間,如今的中國,GDP總量位居世界第二位,綜合國力也今非昔比。

然而,重溫鄧小平當年那些公開發表的言論,樸實無華的字句中,仍能讓我們深切地感受到一種戰略家運籌帷幄,深謀遠慮的睿智,以及這種睿智所帶來的震撼和啟迪。

而他和億萬國人一起成就的開放的中國,則是留給我們這個時代的國人繼續前行的堅實基礎。

對外開放,是上世紀70年代末中國順應時代,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一項重大戰略抉擇。

當年重啟國門,首先是基于老路走不通的沉痛歷史教訓。

僅僅在1984年,對內對外,鄧小平就反復說到歷史上的閉關自守之害。

這年6月30日,在會見第二次中日民間人士會議日方委員會代表團時提出:“中國在西方國家產業革命以后變得落后了,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閉關自守。”10月6日,他對參加中外經濟合作問題討論會全體中外代表講:“總結歷史經驗,中國長期處于停滯和落后狀態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閉關自守。”10月22日,在中央顧問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上,又說我們的老祖宗吃過閉關自守的苦頭,“如果從明朝中葉算起,到鴉片戰爭,有三百多年的閉關自守,如果從康熙算起,也有近二百年。長期閉關自守,把中國搞得貧窮落后,愚昧無知。”

正是基于這種歷史的經驗,鄧小平認為,“關起門來搞建設是不能成功的,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世界”;“不開放不行。”

閉關自守的苦頭,不僅僅是我們的祖宗吃過。1984年10月22日,鄧小平在中央顧問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上講:“我們吃過這個苦頭”。

閉關鎖國時期的中國大陸,國弊民窮。面對外賓,鄧小平也不諱言這一點。1982年9月18日,他跟來訪的金日成說:“我們干革命幾十年,搞社會主義三十多年,截至一九七八年,工人的月平均工資只有四五十元,農村的大多數地區仍處于貧困狀態。”1985年4月15日,又對坦桑尼亞聯合共和國副總統姆維尼說:“從一九五八年到一九七八年整整二十年里,農民和工人的收入增加很少,生活水平很低,生產力沒有多大發展。一九七八年人均國民生產總值不到二百五十美元。”1987年5月12日,鄧小平告訴來訪的荷蘭首相呂貝爾斯,“過去吃不飽,穿不暖”。

之所以會造成如此局面,鄧小平1987年7月4日會見孟加拉國總統艾爾沙德時說過:“建國后,從一九五七年到一九七八年,我們吃虧都在‘左’。”“左”到什么程度呢?他在1978年10月10日對來訪的聯邦德國新聞代表團講:“我們過去有一段時間,向先進國家學習先進的科學技術被叫作‘崇洋媚外’”;“這是一種蠢話”。

當時卻是蠢話大行其道。閉關自守到這種地步,自然免不了會坐井觀天,夜郎自大。1991年初,鄧小平視察上海時就曾提到1974年的“風慶輪事件”。他說:“我跟‘四人幫’吵過架,才一萬噸的船,吹什么牛!一九二○年我到法國去留學時,坐的就是五萬噸的外國郵船。”

外部世界并不會因為中國的閉關自守而停止變革和發展的步伐。1979年10月4日,鄧小平告訴參加座談會的中共省、市、自治區委員會第一書記:“據澳大利亞的一個統計材料說,一九七七年,美國的國民生產總值按人口平均為八千七百多美元,占世界第五位。第一位是科威特,一萬一千多美元。第二位是瑞士,一萬美元。第三位是瑞典,九千四百多美元。第四位是挪威,八千八百多美元。”可在中國大陸,“現在我們的國民生產總值人均大概不到三百美元”。

面對如此強烈的反差,有著世界眼光的鄧小平,看到了“關起門來搞建設是不行的,發展不起來”,認為“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世界。”而“現在的世界是開放的世界”;“世界天天發生變化,新的事物不斷出現,新的問題不斷出現,我們關起門來不行,不動腦筋永遠陷于落后不行。現在在世界上我們算貧困的國家,就是在第三世界,我們也屬于比較不發達的那部分。”

從這個角度來說,對外開放,是中國面向世界的一種覺悟,一種理性回歸。1978年10月10日在會見聯邦德國新聞代表團時,鄧小平提出:“現在是我們向世界先進國家學習的時候了。”1987年6月12日,鄧小平對南斯拉夫客人提出:“開放是對世界所有國家開放,對各種類型的國家開放。”鄧小平以一個戰略家的眼光和胸襟,為了爭取有利于中國發展的國際環境,正如錢其琛1995年12月12日在外交部《鄧小平外交思想研討會》開幕式上所言,“調整了過去曾以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劃線的作法”,“不以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的異同論親疏”,同世界各國改善和發展友好合作關系。

這種面向世界的對外開放,是中國發展的內在需要。1985年4月15日,鄧小平會見坦桑尼亞聯合共和國副總統姆維尼時說:“對外開放具有重要意義,任何一個國家要發展,孤立起來,閉關自守是不可能的,不加強國際交往,不引進發達國家的先進經驗、先進科學技術和資金,是不可能的。”1988年6月3日,他又強調:“光憑自己的經驗和教訓還解決不了問題。中國要謀求發展,擺脫貧窮和落后,就必須開放。開放不僅是發展國際間的交往,而且要吸收國際的經驗。”

作為一個戰略家,鄧小平敏銳地看到,發展起來的中國更離不開對外開放。1984年10月22日,他在中央顧問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上說:

“我國年國民生產總值達到一萬億美元的時候,我們的產品怎么辦?統統在國內銷?什么都自己造?還不是要從外面買進來一批,自己的賣出去一批?所以說,沒有對外開放政策這一著,翻兩番困難,翻兩番之后再前進更困難。外國人擔心我們的開放政策會變,我說不會變。我說我們的奮斗目標,本世紀末這是一個階段,還有第二個目標,要再花三十年到五十年達到,打慢一點,算五十年吧,五十年離不開開放政策。因為現在任何國家要發達起來,閉關自守都不可能。”

對外開放,并非權宜之計或心血來潮之舉。鄧小平是把它視為中國不可或缺的戰略需要。一方面,他并不認為,也沒有期望對外開放十全十美。之所以還是選擇對外開放,是基于理性、明智的戰略權衡。1984年10月22日,鄧小平在中央顧問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上說:“歷史經驗教訓說明,開放傷害不了我們。我們的同志就是怕引來壞的東西,最擔心的是會不會變成資本主義。……肯定會帶來一些消極因素,要意識到這一點,但不難克服,有辦法克服。你不開放,再來個閉關自守,五十年要接近經濟發達國家水平,肯定不可能。”

正因為視對外開放為不可或缺的戰略需要,鄧小平不僅針對國內外擔心中國開放政策會變的疑慮,一再解釋和強調不會變,表示“對外開放政策只會變得更加開放。路子不會越走越窄,只會越走越寬”,而且還強調不能變,也變不了。1986年11月14日,在會見前美國證券交易所代表團時,據《鄧小平年譜》記載,鄧小平說:

現在人們議論鄧某人如果不在了,中國會不會堅持開放政策,我說,不是哪個人在不在的問題,而是這個政策對不對。根據我們近八年的經驗,這個政策是正確的。如果哪一天有人想改變這個政策,人們不會支持他,他就會被打倒。所以說,既然這個政策是正確的,也是中國的希望,誰也改變不了,下個世紀也會堅持下去。

正因為將對外開放放到了如此的戰略高度,即使面對局勢的某些波動,鄧小平依然能以一個戰略家的眼光,沉著冷靜地來看待對外開放,他從未動搖對外開放的戰略認識:“中國執行開放政策是正確的,得到了很大的好處。如果說有什么不足之處,就是開放得還不夠。我們要繼續開放,更加開放。”鄧小平的這種戰略堅定,1991年視察上海時再次展現給世人,他說:“閉關自守不行”;“開放不堅決不行”。

這也可見,自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以來,鄧小平始終堅持,對外開放是中國走向興旺發達的不二路徑,動搖面向世界的對外開放戰略,就是動搖國本,戕害國運。

(文中引文均出自《鄧小平文選》第二卷、第三卷。作者近著《帝國崛起病》,中國文史出版社)

推薦閱讀:

周其仁: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做對了什么?

鄧小平南方談話的歷史價值與當代意義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人人河北麻将官方客服 七乐彩复式投注速查表 易发棋牌app官方下载 泳坛夺金河南 湖北11选5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彩票 内蒙古11选5预测 河南快赢481规则 中国彩吧网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pk10牛牛是官方开奖吗